葡京赌场

心如“廉”开,清风自来

??时间:2018-06-26
【字号:

一场连绵的细雨,使得宛如盛夏的西安格外凉爽起来。雨后漫步在大明宫遗址公园,空气别样清新,凉风徐徐拂面,一股特殊的清香扑鼻而来。迎风望去,一片生长茂盛的莲池, 仿佛一幅绝美绝伦的图画展现在眼前。久久凝视池中美莲,不禁让我想起北宋理学派开山鼻祖周敦颐的《爱莲说》:“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  

短短一句话“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,写出了莲花身处污泥之中,却纤尘不染,不随世俗、洁身自爱和天真自然不显媚态的可贵精神;“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”,表达了它里外贯通、外表挺直、表里如一、不牵扯攀附的高尚品质;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”,展现了莲如傲然不群的君子一样,决不被俗人们轻慢玩弄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也许是职业习惯,渐渐的我由此“莲”联想到了彼“廉”。并由此产生了很多感慨。“莲”乃花中君子,而“廉”为人之正品。莲花之“莲”与廉洁之“廉”,两个音同字不同的字,一个是对花的赞誉,一个是对人的美誉!从古至今,不乏官员以莲为志,以“一品清莲”表达对清官的赞誉,“出于污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,也成为为人做官的座右铭。

唐朝的宰相卢怀慎,为官廉洁,家无储蓄,门无遮帘,饮食无肉,妻儿饥寒,生活得很贫穷。在他担任黄门监兼吏部尚书期间,病了很长时间。宋璟和卢从愿去探望他,他们看到卢怀慎躺在一张薄薄的破竹席上,门上连个门帘也没有,遇到刮风下雨,只好用席子来遮挡一下。 卢怀慎平素很器重宋璟和卢从愿,看到他们俩来了,心里非常高兴,留他们呆了很长时间,并叫家里人准备饭菜,端上来的只有两瓦盆蒸豆和几根青菜。 卢怀慎居官多年,所得薪饷大都接济给那些有困难的人,其手下官吏也不敢奢侈挥霍,更不敢中饱私囊。卢怀慎去世两年以后,有一天玄宗皇帝到长安城南打猎,遇到卢怀慎去世两周年的祭礼。玄宗于是赏赐卢家细绢帛,并因此停止了打猎。后来经过卢怀慎的墓时,见到卢怀慎的墓碑尚未树立,玄宗皇帝流了泪,下诏书命官府为他立碑,令中书侍郎草拟碑文,他亲自书写了碑文。玄宗皇帝这样怀念卢怀慎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卢怀慎为官清正廉洁。

可见,人活一生,清白做人,虽生活清贫,但心中坦荡,被人铭记。可是这坦荡的清贫,说着容易,做起来却非易事。

我们承认社会就像一个大池塘,鱼虾、淤泥、莲花相伴而生,荷叶紧贴水面但不随波逐流,莲秆中通外直却宁折不屈,莲花清纯娇艳又不显妖媚。如果为官之人能出污泥而不染,能在利欲熏心的俗世中保持一份淡泊宁静之心,便是“花中君子”。但现实生活中,党员领导干部能不能像荷花一样“出淤泥而不染”,始终如一,洁身自好呢?答案不说自明。

“高飞之鸟,死于美食;深水之鱼,亡于诱饵”,这是古人留给我们的经验教训。而现在许多违纪违法的鲜活典型案例也警示着我们,纷繁的社会、飞跃的时代、横流的物欲,正在慢慢吞噬着人们的理想信念,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倾斜,感觉一点小事儿不是事儿,不会被人发现,怀揣侥幸心理,却不知欲望的魔盒已经慢慢在打开,一场千里之堤、溃于蚁穴的悲剧可能很快就要上演,党员领导干部丧失党性,丢失信念,放弃高尚的精神追求和道德情操,渐渐就在浊世中随波逐流,踩了黄线,碰了红线,成为人民的罪人。

贪廉一念间,荣辱两世界!从辉煌到毁灭,由领导到阶下囚,仅仅只在一念之差。从我们祖先造字文化也可以看出,“贪”字近乎“贫”,“婪”字近乎“焚”,告诫我们只要“贪”必定一无所有,只要“婪”必将自我毁灭。任何一位领导干部倘若抵挡不了诱惑,无视党纪国法,无论职位多高,权力再大,贡献再多,终将使自己身陷囹圄,锒铛入狱,成为党和人民的罪人。所以,为官,应以更强大的定力去抵住诱惑,应如莲,在污浊的社会环境中,“出淤泥而不染”,以莲的品格洗涤心中的尘埃,以洁身自好、克己奉公的姿态从政,以一身正气、两袖清风的品质做人,不论职位高低,都应守住清正廉洁的底线,严格执行廉洁自律各项规定,经常自我反省,用廉洁勤政净化心灵,形成一颗廉洁之心,做到内敛而不张扬,奉献而不索取,浊世中不随波逐流,在任何情况下都稳得住心神、管得住行为、守得住清白,做到一尘不染、一身正气。

人的一辈子很漫长,但也很短暂,正如胡达源所说“简默沉静者,大用有余;轻薄浮躁者,小勇不足”。我们何不换做一颗超然的心态对待眼前的一切,少一点计较,多一点大度,少一点浮躁,多一点务实,少一点杂念,多一点公心,不为名所累,不为利所羁,以俭养德,以廉立身,坚持不忘初心,谨记来时的路,以“永远在路上”的坚韧和毅力,认真走好人生每一步,一辈子具有“莲”的品格,一辈子保持“廉”的人格,干干净净做事,清清白白做人,像莲花一样,永留美誉在人间!(一公司纪委  郑晓静)